TryEngineering.org: Discover the creative engineer in you. Accreditation.org: The ultimate resource for engineering, computing and technology accreditation. TryNano.org: Nanotechnology for a wider audience.  
         TryEngineering.org > 工程师生活 > 核能工程师
Discover the creative engineer in you
Life of an Engineer
化学工程师
土木工程师
计算机工程师
电气工程师
材料工程师
机械工程师
核能工程师
工程协会
Rebecca Steinman (核能工程师)
高级工程师, Advent Engineering Services, Inc.

Rebecca Steinman教育
  • 罗拉 – 密苏里大学 (University of Missouri – Rolla) 核工程学理学士
  • 密歇根大学 (University of Michigan) 工程学硕士
  • 密歇根大学 (University of Michigan) 核工程学硕士
  • 密歇根大学 (University of Michigan) 核工程学博士


工作说明
Steinman 担任顾问工作;她任职的公司通常以派驻员工的方式,运用专业的工程学知识为客户解决问题,

意见
核工程学位现在与1960和1970年代已大不相同。当时的核工程主要是动力工程,但今天的核工程却涵盖从医学物理学、国土安全到发电的所有方面。

给学生的建议
学校教会你解决问题,但通常这些问题都有“明确定义”。当你开始第一份工作时,你的工作中只有极少部分与学校中的问题一样具有“明确定义”。最初你可能会感到有点不知所措。千万不要害怕寻求别人帮助来明确问题所在,因为一旦找到了问题所在,你就能运用具备的技能解决它。


访谈单元

问:你何时知道自己希望成为核能工程师?
Steinman:我在高中二年级时参加了罗拉 – 密苏里大学 (UMR) 的 Jackling Institute,并在研究用反应堆中度过了一天。从我第一次坐上反应堆操作员座椅的那一刻起,我就被它牢牢地吸引住了。

问:你的大学生活是怎样的?
Steinman:我进入了一所小型学校,当时的男女生比例是 4 比 1。我花了一两个学期才习惯于大部分时间身为课堂上的唯一女生,但是习惯这点后,大学生活真是妙不可言!我结交了几个终生的好友。我感觉最困难的是大学第一年和第三年。第一年难在既要努力设法在学校、新朋友、家庭作业和课外活动之间找到平衡,又要想法在保证平常天的晚上有一两个小时的睡眠。第三年很艰难是因为当时所有核心工程学课程全都集中到一起了。当时有 18 名 NE 学生,我们全都一块上课,一块学习,一块在周四晚上去镇上的酒吧放松。归根结底,我真希望大学生活没有结束。

问:你在校期间参加过合作教育计划吗?
Steinman:没有,但我曾在阿贡国家实验室进行暑期实习,而且在学校担任过三年保健物理技术员。

问:你是如何获得第一份工作的?
Steinman:研究所的一个朋友在丈夫结束研究生院学习时要搬家,她推荐我作为她的接替人。在面试过程中,公司老板告诉我,他们曾在 1998 年 ANS(美国核学会)学生大会上以及 1999 年和 2000 年 MI-ANS 学生报告会上看到过我的报告。这些报告对他们决定长期聘用我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问:作为一名核能工程师,最大的回报是什么?
Steinman:我热爱自己的工作;我时刻面临着新的任务和挑战,这让我的工作永远充满激情。每天,我都有机会学习新事物。

问:你出差的时间是不是很多?
Steinman:我平均每周有一两天时间在办公室外工作,但我的旅程有大约 80% 都在开车能到的范围内,所以我一般每天晚上都会回家。但是,我们从事的顾问工作需要我们前往工作所在地点,所以曾有 6 个月,我出差在外过夜比较频繁。

问:你有导师吗?或者,你在大学期间有吗?
Steinman:在大学期间,圣地亚国家实验室的 Ruth Weiner 曾经担任过我的导师。她是我所属博士学位论文委员会的外部会员,将我介绍给了她在 ANS 全国会议中的同事,而且还定期对各种个人和专业问题提供建议。现在,我也参加了 ANS 会议的导师活动,希望回报她的帮助。

问:你发现自己更多时间是在团队环境下工作,还是独立完成?
Steinman:这得取决于项目的规模。在我们最近进行的两个大型项目中,我担任项目经理,所以,这些项目在更大程度上无疑是以团队为导向;但我通常一年至少会接到一个完全独立完成的项目。

问:你觉得自己在目前的工作中能够协调好工作与社交/家庭生活吗?
Steinman:我为一家组织严密的小型公司工作。由于我家人大都生活在美国其它地方,所以我丈夫和我习惯于和同事来往。但我很少感觉到我的工作会侵犯自己的私人生活。

问:如果你必须一切从头再来,你仍然愿意成为一名核能工程师吗?
Steinman:毫无疑问!我喜欢在核领域工作。我利用一切机会告诉本地高中学生在这个领域工作的多姿多彩。

问:你认为学校学习为你做好了现实生活中如何工作的准备了吗?
Steinman:学校教你的,是在给定的某套输入参数下如何解决问题。而在现实世界中,你必须寻找和确定合适的输入参数。我认为学校并没有让我准备好进行这些抉择,但我能够在工作中很快学会如何确定,因为一旦我充分定义了问题,我至少知道如何解决问题。我毕业后所做的准备比大学时期要更加接近我目前的工作,但这并非意料之外的事,因为我大学后并没有进入学术或研究界。但当我参加工作后,确实有一段学习曲线。

问:你认为核能工程师未来的工作在哪些领域?学生应该如何做,才能为承担那些责任做好充分准备?
Steinman:核工程学位现在与1960和1970年代已大不相同。当时的核工程主要是动力工程,但今天的核工程却涵盖从医学物理学、国土安全到发电的所有方面。在许多情况下,核工程学位更接近核科学而非工程学。如果我们希望在国内构建新的核动力,有志于核动力的学生需要尽一切可能向建造目前正在运转的工厂的工程师多学习。否则,我们将必须从国外取得工程学需要的一切。

问:你对学生还有什么其它建议?
Steinman:学校教会你解决问题,但通常这些问题都有“明确定义”。当你开始第一份工作时,你的工作中只有极少部分与学校中的问题一样具有“明确定义”。最初你可能会感到有点不知所措。千万不要害怕寻求别人帮助来明确问题所在,因为一旦找到了问题所在,你就能运用具备的技能解决它。




(TryEngineering 网站上的工程师档案由
Sloan Career Cornerstone Center 提供。)


home about contact us links sitemap disclaimer